游子吟论坛游子盛宴随便聊聊 → 在野议于朝(作家)


  共有526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在野议于朝(作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汪炜文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巡抚 帖子:4781 积分:14720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08-7-11 3:57:12
在野议于朝(作家)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12-14 14:07:55

在野议于朝(作家)林语堂

 


lín
【名】
指野外或退隐的地方〖secludedplace〗
富贵还乡国,光辉满旧林。——张说《和魏仆射还乡》
又如:林木(指山林田野退隐之处);林下人(退隐之人。林,指退隐之地);林丘(指隐居的地方)

 


táng
【名】
(形声。从土,尚声。“尚”有“高”义。本义:殿堂。
同本义〖hall;ahallorroomforaspecificpurpose〗
堂,殿也。——《说文》。段注:“古曰堂,汉以后曰殿。古上下皆称堂,汉上下皆称殿。至唐以后,人臣无有称殿者矣。”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17 18:34:09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汪炜文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巡抚 帖子:4781 积分:14720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08-7-11 3:57:12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12-14 14:23:36

林语堂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概述  林语堂(1895.10.10-1976.3.26)福建龙溪(现福建漳州)人。原名和乐,后改玉堂,又改语堂。笔名毛驴、宰予、岂青等,中国现当代著名学者,文学家,语言学家。

生平

  1912年林语堂入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后在清华大学任教。1919年秋赴美哈佛大学文学系。1922年获文学硕士学位。同年转赴德国莱比锡大学,专攻语言学。1923年获博士学位后回国,任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教务长和英文系主任。1924年后为《语丝》主要撰稿人之一。1926年到厦门大学任文学院长写杂文,并研究语言。1927年任外交部秘书。1932年主编《论语》半月刊。1934年创办《人间世》,1935年创办《宇宙风》,提倡“以自我为中心,以闲适为格凋”的小品文,成为论语派主要人物。1935年后,在美国用英文写《吾国与吾民》《风声鹤唳》, 在法国写《京华烟云》等文化著作和长篇小说
  1944年曾一度回国到重庆讲学。1945年赴新加坡筹建南洋大学,任校长。1947年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术与文学主任。1952年在美国与人创办《天风》杂志。1966年定居台湾。1967年受聘为香港中文大学研究教授。1975年被推举为国际笔会副会长。1976年在香港逝世。

作品

  作品年表: 
  1928:翦拂集 上海北新书局
  1930:Letters of a Chinese Amazon and Wartime Essays(林语堂时事述译汇刊) 上海开明书店
  1930:开明英文读本(三册) 上海开明书店
  1930:英文文学读本(二册) 上海开明书店
  1930:开明英文文法(二册) 上海开明书店
  1931:Reading in Modern Journalistic Prose(现代新闻散文选) 上海商务印书馆
  1933:语言学论丛 上海开明书店
  1934:大荒集 上海生活书店
  1934:我的话上册(行素集) 上海时代图书公司
  1935:开明英文讲义(三册)林语堂、林幽合编 上海商务印书馆
  1935:The Little Critic: Essays, Satires and Sketches on China, First Series: 1930-1932(英文小品甲集) 上海商务印书馆
  1935:The Little Critic: Essays, Satires and Sketches on China, Second Series: 1933-1935(英文小品乙集) 上海商务印书馆
  1935:Confucius Saw Nancy and Essays about Nothing(子见子南及英文小品文集) 上海商务印书馆初版
  1935:My Country and my People(吾国与吾民) New York: Reynal & Hitchcock, Inc., (A John Day Book)
  1936:我的话下册(披荆集) 上海时代图书公司
  1936:A History of the Press and Public Opinion China(中国新闻舆论史) 上海别发洋行
  1936: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37 :The Importance of Living(生活的艺术) Reynal & Hitchcoca, Inc., (A John Day Book)
  1938:The Wisdom of Confucius(孔子的智慧) Random House, The Modern Library
  1939:Moment in Peking(京华烟云) A John Day Book Company
  1940:With Love & Irony(讽颂集) A John Day Book Company
  1940:Leaf in the Storm(风声鹤唳) A John Day Book Company
  1941:语堂文存(第一册) 上海林氏出版社初版
  1942:The Wisdom of China and India(中国印度之智慧) Random House
  1943:Between Tears & Laughter(啼笑皆非) A John Day Book Company
  1944:The Vigil of Nation(枕戈待旦) A John Day Book Company
  1947:The Gay Genius: The Life and Times of Su Tungpo(苏东坡传)A John Day Book Company
  1948:Chinatown Family(唐人街) A John Day Book Company
  1948:The Wisdom of Laotse(老子的智慧) Random House
  1950:on the Wisdom of America(美国的智慧) A John Day Book Company
  1951:Widow, Nun and Courtesan: Three Novelettes From the Chinese Translated and Adapted by Lin Yutang(寡妇,尼姑与歌妓:英译重编传奇小说) A John Day Book Company
  1952:Famous Chinese Short Stories, Retold by Lin Yutang(英译重编传奇小说) A John Day Book Company
  1953:The Vermilion Gate(朱门) A John Day Book Company
  1955:Looking Beyond(远景) Prentice Hall
  1957:Lady Wu(武则天传) World Publishing Company
  1958:The Secret Name(匿名) Farrar, Straus and Cudahy
  1959:The Chinese Way of Life(中国的生活) World Publishing Company
  1959:From Pagan to Christianity(信仰之旅) World Publishing Company
  1960:Imperial Peking: Seven Centuries of China(帝国京华:中国在七个世纪里的景观) Crown Publishers
  1961:The Red Peony(红牡丹) World Publishing Company
  1962:The Pleasure of a Nonconformist(不羁) World Publishing Company
  1963:Juniper Loa(赖柏英) World Publishing Company
  1964:The Flight of Innocents(逃向自由城) G. P. Putnam\'s Sons
  1965:无所不谈一集 台北文星
  1966:平心论高鹗 台北文星
  1967:无所不谈二集 台北文星
  1973: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of Modern Usage(当代汉英辞典) 香港中文大学
  1974:无所不谈合集 台北文星
  1976:红楼梦人名索引 台北华冈
  1978:《语堂文集》 开明
  1986:《林语堂经典名著》(1— 35卷) 台湾金兰文化出版社
  1986:《文人剪影》(散文集)与人合集 重庆人民出版社
  1988:《中国人》(杂文集) 浙江人民
  1988:《赖柏英》(长篇小说) 湖南文艺

  1988:《人生的盛宴》(散文集) 湖南文艺

(下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17 18:28:51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汪炜文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巡抚 帖子:4781 积分:14720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08-7-11 3:57:12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12-14 14:25:25

(续上) 

语录

  两脚踏东西文化
  一心评宇宙文章──《我的话》
  彻悟与痛苦
  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吾国吾民》
  稀罕
  人类之足引以自傲者总是极为稀少,而这个世界上所能予人生以满足者亦属罕有。──《吾国吾民》
  倘无幽默
  没有幽默滋润的国民,其文化必日趋虚伪,生活必日趋欺诈,思想必日趋迂腐,文学必日趋干枯,而人的心灵必日趋顽固。──《一夕话》
  倘无女子
  没有女子的世界,必定没有礼俗、宗教、传统及社会阶级。世上没的天性守礼的男子,也没的天性不守礼的女子。假定没有女人,我们必不会居住千篇一律的弄堂,而必住在三角门窗八角澡盆的房屋,而且也不知饭厅与卧室之区别,有何意义。男子喜欢在卧室吃饭,在饭厅安眠的。──《金圣叹之生理学》
  人之渺小
  人生在宇宙中之渺小,表现得正像中国的山水画。在山水画里,山水的细微处不易看出,因为已消失在水天的空白中,这时两个微小的人物,坐在月光下闪亮的江流上的小舟里。由那一刹那起,读者就失落在那种气氛中了。
  ──《苏东坡传》
  悠闲的情绪
  享受悠闲生活当然比享受奢侈生活便宜得多。要享受悠闲的生活只要一种艺术家的性情,在一种全然悠闲的情绪中,去消遣一个闲暇无事的下午。──《生活的艺术
  快乐哲学
  只有快乐的哲学,才是真正深湛的哲学;西方那些严肃的哲学理论,我想还不曾开始了解人生的真义哩。在我看来,哲学的唯一效用是叫我们对人生抱一种比一般商人较轻松较快乐的态度。──《生活的艺术》
  笔和锥
  作家的笔正如鞋匠的锥,越用越锐利,到后来竟可以尖如缝衣之针。但他的观念的范围则必日渐广博,犹如一个人的登山观景,爬得越高,所望见者越远。──《生活的艺术》
  与古人面谈
  一本古书使读者在心灵上和长眠已久的古人如相面对,当他读下去时,他便会想象到这位古作家是怎样的形态和怎样的一种人,孟子和大史家司马迁都表示这个意见。──《生活的艺术》
  警醒迟钝
  艺术应该是一种讽刺文学,对我们麻木了的情感、死气沉沉的思想,和不自然的生活下的一种警告。它教我们在矫饰的世界里保持着朴实真挚。──《生活的艺术》
  可怜的世界
  ……如果我们在世界里有了知识而不能了解,有了批评而不能欣赏,有了美而没有爱,有了真理而缺少热情,有了公义而缺乏慈悲,有了礼貌而一无温暖的心,这种世界将成为一个多么可怜的世界啊!──《生活的艺术》
  最美的时候
  一个女子最美丽的时候是在她立在摇篮的面前的时候;最恳切最庄严的时候是在她怀抱婴儿或搀着四五岁小孩行走的时候;最快乐的时候则如我所看见的一幅西洋画像中一般,是在拥抱一个婴儿睡在枕上逗弄的时候。──《生活的艺术》
  乘船的旅客
  人生真是一场梦,人类活像一个旅客,乘在船上,沿着永恒的时间之河驶去。在某一地方上船,在另一个地方上岸,好让其他河边等候上船的旅客。──《生活的艺术》
  热情加智勇
  人生是残酷的,一个有着热烈的、慷慨的、天性多情的人,也许容易受他的比较聪明的同伴之愚。那些天性慷慨的人,常常因慷慨而错了主意,常常因对付仇敌过于宽大,或对于朋友过于信任,而走了失着。……人生是严酷的,热烈的心性不足以应付环境,热情必须和智勇连结起来,方能避免环境的摧残。──《生活的艺术》
  死了三次
  凡是谈到真理的人,都反而损害了它;凡是企图证明它的人,都反而伤残歪曲了它;凡是替它加上一个标识和定出一个思想派别的人,都反而杀害了它:而凡是自称为信仰它的人,都埋葬了它。所以一个真理,等到被竖立成为一个系统时,它已死了三次,并被埋葬了三次了。──《生活的艺术》
  旷达的幽默家
  那些有能力的人、聪明的人、有野心的人、傲慢的人,同时,也就是最懦弱而糊涂的人,缺乏幽默家的勇气、深刻和机巧。他们永远在处理琐碎的事情。他们并不知那些心思较旷达的幽默家更能应付伟大的事情。──《生活的艺术》
  刻板
  一般人不能领略这个尘世生活的乐趣,那是因为他们不深爱人生,把生活弄得平凡、刻板,而无聊。──《生活的艺术》
  想做另一个人
  一位现代中国大学教授说过一句诙谐语:“老婆别人的好,文章自己的好。”在这种意义上说来,世间没有一个人会感到绝对的满足的。大家都想做另一个人,只要这另一个人不是他现在的现在。──《生活的艺术》
  老年之美
  古教堂、旧式家具、版子很老的字典以及古版的书籍,我们是喜欢的,但大多数的人忘却了老年人的美。这种美是值得我们欣赏,在生活是十分需要。我以为古老的东西,圆满的东西,饱经世变的东西才是最美的东西。──《生活的艺术》
  不近人情
  我所以反对独裁者,就因为他们不近人情。因为不近人情者总是不好的。不近人情的宗教不能算是宗教;不近人情的政治是愚笨的政治,不近人情的艺术是恶劣的艺术;而不近人情的生活也就是畜类式的生活。──《生活的艺术》
  旅行家
  一个真正的旅行家必是一个流浪者,经历着流浪者的快乐、诱惑,和探险意念。旅行必须流浪式,否则便不成其为旅行。旅行的要点在于无责任、无定时、无来往信札、无嚅嚅好问的邻人、无来客和无目的地。一个好的旅行家决不知道他往那里去,更好的甚至不知道从何处而来。他甚至忘却了自己的姓名。──《生活的艺术》
  蚕
  一个学者是像一只吐出所吃的食物以饲小鸟的老鹰;一个思想家则像一条蚕,他所吐的不是桑叶而是丝。──《生活的艺术》
  和土壤相亲
  让我和草木为友,和土壤相亲,我便已觉得心满意足。我的灵魂很舒服地在泥土里蠕动,觉得很快乐。当一个人优闲陶醉于土地上时,他的心灵似乎那么轻松,好像是在天堂一般。事实上,他那六尺之躯,何尝离开土壤一寸一分呢?──《生活的艺术》
  温饱黑甜
  我曾经说过,中国人对于快乐概念是“温暖、饱满、黑暗、甜蜜”──即指吃完一顿丰盛的晚餐上床去睡觉的情景。一个中国诗人也曾说:“肠满诚好事;余者皆奢侈。”──《生活的艺术》
  过客
  我们对于人生可以抱着比较轻快随便的态度:我们不是这个尘世的永久房客,而是过路的旅客。──《生活的艺术》
  美人鱼
  如果我自己可以自选做世界上作家之一的话,我颇愿做个安徒生。能够写美人鱼(The Mermaid)的故事,想着那女人鱼的思想,渴望着到了长大的时候到水面上来,那真是人类所感到的最深沉最美妙的快乐了。──《生活的艺术》
  所有科学的进步,都在乎这好奇心.好奇心,就是趣.科学发明,就是靠这个趣字而已。
  2007年3月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林语堂的《人生不过如此》,在下可找到到电子书http://www.gy16.com/gy/ebook/1782.htm

林语堂与幽默

  大多数人认为幽默该词为国学大师林语堂先生于1924年最先介绍入中国,对此,中国地域文化研究会委员、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张继平认为并不确切,张继平向记者介绍说,第一个将英语单词“humour”译成中文的应该是国学大师王国维,时间比林语堂首次使用“幽默”的译法早18年。
  王国维在1906年出版了《屈子文学之精神》一书,书中普议及“humor”一词,并将其音译成“欧穆亚”,认为“欧穆亚”是一种达观的人生态度,但并未展开论述,以后也未再议。1924年,林语堂在《晨报》副刊上连续撰文,定“幽默”为“humor”的汉译名。因此,从严格意义上讲,“humor”一词的中文翻译第一人应该是王国维,“humor”进入中国已整整100年。
  据了解,“幽默”一词在我国最早出现于屈原的《九章·怀沙》:“煦兮杳杳,孔静幽默。”此处的“幽默”意为“幽默无声”。然而,“幽默”一词作为音译的外来词,与古汉语词语“幽默”并无关系。只是随着“幽默”一词新义的淬,“幽默”作为古汉语词语的本义逐渐被新义所取代。林语堂解释道:“凡善于幽默的人,其谐趣必愈幽隐;而善于鉴赏幽默的人,其欣赏尤在于内心静默的理会,大有不可与外人道之滋味。与粗鄙的笑话不同,幽默愈幽愈默而愈妙。”
  林语堂把“humor” 译为“幽默”,当时许多文化名人也持有异议。鲁迅曾认为它容易被误解为“静默”或“幽静”,而觉该译法不妥。翻译家李青崖主张译为“语妙”、但“语妙天下 ”是句成语,有“光说不做”含义。语言学家陈望道拟将其译成“油滑”,又觉不够确切,且有轻浮之嫌。后来,语言学家唐栩侯又将其译作“谐穆”,认为一“谐 ”一“穆”构成“humor”整体。最终,林语堂的翻译方法被世人所认可,一直沿用至今。
  自20世纪20年代起,林语堂和中国新文学运动旗手鲁迅一起,运用幽默手法开展反帝反封建的政治、思想和文化斗争,在初中中探索幽默理论,并创造了基调高亢、语言诙谐、讽喻犀利的“语丝体”散文,而林语堂本人也被称为“幽默大师”。

备注

  2008年9月以后网络广为流传这么一句号称是林语堂的话:“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 本身是最底阶层, 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 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这段话因其对中国封建思想遗毒犀利而精准的批评迅速流行,有一说是出自林语堂的《吾国吾民》,而搜遍网络,林语堂的《吾国吾民》中并未出现这句话。继续再搜索有林语堂和这句话的页面,全部都是2008年9月后大量出现,但细查出处,大量翻看这些页面,并无证据说明是出自林语堂。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汪炜文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巡抚 帖子:4781 积分:14720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08-7-11 3:57:12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12-25 9:06:33

送七兄赴扬州帅幕
南宋 陆游

初报边烽照石头,旋闻胡马集瓜州。
诸公谁听刍荛策,吾辈空怀畎亩忧。
急雪打窗心共碎,危楼望远涕俱流,
岂知今日淮南路,乱絮飞花送客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25 9:06:53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汪炜文
  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巡抚 帖子:4781 积分:14720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08-7-11 3:57:12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12-25 9:10:46

诸公谁听刍荛策(国名兼药材)朝鲜野人参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朝鲜野人参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2-25 9:17:02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